Home欧洲杯夺冠军通过深化医改破解儿科医生荒

通过深化医改破解儿科医生荒

通过深化医改破解儿科医生荒

近日,因绩效考核过低,某地一家医院的儿科医护人员联名向院领导提出转岗。面对舆论场中的质疑声浪,院方发布声明,表示已调整了相关绩效发放标准,将儿科医护人员的绩效“倾斜”到平均水平。

发布会现场。张煜欢 摄

杭州一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内。张煜欢 摄

以“联名”才实现“倾斜”,靠“倾斜”才达到“平均”,坎坷的“维权”过程,折射出的恰恰是当前不少儿科医生的现实困境。长期以来,在活多钱少、执业环境不佳等因素下,儿科医生人才颇为紧缺。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每万名儿童仅对应4名儿科医生。同时,儿科医生还出现大批流失,其中半数以上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力量。随着“二孩时代”全面到来,儿医资源更加捉襟见肘。每到流感高发季节,儿科诊室人满为患、一号难求竟成常态。可以说,破解儿科医生荒已经成为一项紧要的社会课题。

谈到《哈哈哈哈哈》的创作初衷,节目总监制王征宇表示,希望做一档父母小孩都看得懂的节目,一个真实融入到人民群众当中的节目,以及一个原创的节目。

为加大基层一线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到2022年,杭州每个街道(乡镇)、居(村)民委员会将至少配备1名以上专兼职居家养老服务工作人员,街道(乡镇)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至少配置1名社会工作者。(完)

儿科医生荒为何产生?一方面,儿科科室工作强度大,每天接诊百余人的工作量堪称全院前列;另一方面,儿科在业内常被称为“哑科”,孩子陈述不清、家长七嘴八舌,大大增加了诊疗难度。而孩子看病难免哭闹,有些家长却总怪到医护人员头上,更有甚者一言不合便恶语相向、大打出手,也导致儿科成为医疗纠纷的“高发地”。工作又难又累,待遇还处于“末流”,医学生里流传的“千万别干小儿科”的“忠告”背后,何尝不是从业者的深深无奈。

现场,嘉宾们分享了这一路上最让他们难忘的一些人和事。码头上,邓超和光着膀子,貌似很凶其实非常热情的大哥掰手腕,分别的画面至今留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在景德镇,田雨看到了千年的窑火,美好到无法形容;在横店,他们参加了一场货真价实的明星模仿秀,使出浑身的本事,只为赚取微薄奖金,还遇到了模仿自己的参赛者;为了赚取路费,他们踏踏实实装灯泡、卖螺蛳粉、绑螃蟹……

社会关注的医养结合方面,今后杭州符合家庭病床建床条件的签约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在养老机构内也可按医保规定接受相关医疗护理服务;社会办医养结合机构符合“互联网+护理服务”相关准入条件的,可在业务范围内增加巡诊,为居家或入住养老机构的失能老年人提供健康指导、安宁疗护等上门护理服务,相关费用则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哈哈哈哈哈》不仅是为贡献笑点而存在,也是一档让笑点长在现实生活里的节目。正如“五哈旅行团”所说:“我们不是去表演、去工作,拍几个镜头就完事。我们是真的能从和各个职业人群的相识、相处当中,发现很多真实的细节,学到生活的智慧。”

在设施配建方面,《实施意见》规定,除社区(村)级居家养老服务用房外,杭州市每个街道(乡镇)还应另外至少配建1处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用房,每6000—8000户配建1处,单处建筑规模一般应达到2000—3000平方米。农村地区则因地制宜,一般在每个行政村或者相邻行政村至少集中配置1处,单处建筑面积不少于300平方米。

在这档节目中,陈铭既是参与者,也带着旁观者的观察和思考,他说:“我几乎没有见到过一个节目组如此主动地失去控制,多数节目都是希望控制住一切,但是这个节目在失控出现时居然欣喜若狂,他们是会设定一个路线,但凡中间只要有一个人说我们想走一条岔路,导演组就说好,随便走。”因此,节目中就出现了王勉“临阵脱逃”,在火车上中途下车。这些小的细节展现了节目的胆量。

据悉,《哈哈哈哈哈》将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两大平台播出。

儿科医生荒只是表象,深层看还是行业改革的推进问题。随着医改进程,在“以技养医”而非“以药养医”的大逻辑下,如何以更专业、更细化的标准衡量医生的工作量,切实体现出他们的劳动价值,显然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医院内部在薪酬待遇的设立上,对儿科、传染科、病理科等地位重要但待遇较差的“边缘”科室,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倾斜。当然,相关部门、高校更要在专业培养、人才供给上多下功夫,不能总是等毕业生进了医院再“紧急”培训、调岗转岗。

中国儿科医学事业奠基人之一胡亚美院士曾言,“凌晨看到孩子苏醒过来,睁开眼叫我一声‘阿姨’或‘奶奶’时,我就会觉得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就是我。”医者仁心,儿科医生守护着孩子们的健康,也守护着未来的希望。全社会对儿科医生工作的特殊性多些理解,让他们获得更多职业尊崇感,也会让每一个孩子的童年更加健康。

“五哈旅行团”一路上自力更生,从当搬蟹工、运冰工、地摊小贩、出租车司机,到卖早餐、送外卖、街头贴膜……陈赫透露,鹿晗在送外卖的过程中因软件操作不熟悉,不小心犯了个小错误,结果被客人写了差评还倒贴88元,回去之后整个人郁闷且伤心,深感外卖工作的不易。

为引导和培养老年人的新消费理念,从明年1月1日起,杭州将对原先社会办养老机构(含公建民营)“运营补助”进行调整,转为直接补助给老年人,即该市主城区户籍的中、重度失能(失智)老年人入住主城区社会办养老机构的,给予每人每月600元补助,老年人在居家养老服务机构中进行托养服务(30天以内)的,给予每人每天20元补助。

同时,杭州市鼓励执业医师、注册护士到居家养老服务机构设置的医疗机构、医养结合机构多点执业,执行与医疗机构同类人员相同政策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