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欧洲杯夺冠军巨亏96%!营业部老总的“奇葩私募”彻底凉了有保底条款!究竟发生了什么

巨亏96%!营业部老总的“奇葩私募”彻底凉了有保底条款!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5年牛市高点券商营业部老总曾经跟15名投资人一起攒了“私募”基金,想要入市赚取收益,没想到遇上股灾,当初的245.04万元投资款,如今只剩下9.26万元,缩水了96%。

这个基金有很多特别的地方,比如私募管理人可收30%业绩报酬,封闭期为每一个20%盈利的操作周期,资金还是进了个人账户……后来基金跌破清盘线没有清盘,而是签了保底条款,亏损超30%部分管理人补足。

基金到清盘线不清盘、签保底条款

助力创新企业  承担“发掘催化”新使命  

1988年9月至1991年1月,在共青团马关县委工作;

作为在股权投资领域深耕医疗健康、消费升级以及科技创新三大赛道的专业机构,五牛控股主动承担“催化剂”的新使命,在股权投资领域聚焦医疗健康、消费升级以及科技创新等领域,囊括了以LP角色参与的母基金,以及中后期的直接投资。

2008年特大冰雪灾害袭来,南山的某点天线从支撑塔上跳槽。当时的南山班班长玄丰文顶着风雪爬上塔架,进行抢修。为了保持手感,他摘掉了手套,等下来时,双手已被寒铁粘得血肉模糊。

营业部老总跟投资人签借条

基金到了清盘线不清盘,继续运作,投资人曾经期望基金能够恢复,但是随后市场继续走势震荡,过了几年也没有涨回去。

“回来后反而不觉得冷了,有些热血沸腾,毕竟是让我们去做这么重要的事啊!”黄智坚自豪地说。经过检查,天线的确断裂,而及时确认情况为抢修争取了时间。

“全是平时没走过的路,就像真正的原始森林。”他们散开分头寻找,为了防止有人遭遇不测,相约每走几步就互相喊口号。喊着喊着,真的有人没了回声,大家吓坏了,冲过去才发现,是山石挡住了声音。

2009年10月至今任文山学院党委书记。

两年前的夏天,18岁的新兵钟华生第一次参加巡线,走过一段山崖时不慎踩空,后背贴着山石向下滑落。身边的班长死死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往上拽,这才得以死里逃生。

杨俊毅11年前初上北山时,曾数过从山腰营区到山顶北山班一段公路的转弯,一共48个。大车开不上来,只有越野车能走,但速度必须很慢,以免侧翻坠入旁边的百米深谷。

掀开被子,黄智坚立即跳下床,披上大衣便与两个战友冲了出去。寒气扑面而来,夜晚的山林黑漆漆一片,只有呼啸的风声让人心慌。

山间荆棘遍布,毒蛇和野兽潜藏在看不见的角落。有经验的老兵巡线时,会带上一把砍刀开路防身。走到草多的地方,砍刀便发挥出“盲杖”的作用,伸出去试探前方是否有实地。

舰艇班长的到来,印证了分队长杨力心中“坚守深山的意义”。

尽管危险,但如今回想起来,黄智坚没有丝毫后怕。“没想过害怕,就觉得热血,很激动。”这个已在南北山待了6年多的老兵自豪地指着巡线路说,“看,这就是我们的‘航迹’。”

四是该基金的赎回与封闭期,封闭期为每一个20%盈利的操作周期,期间不允许赎回;期间特殊情况必须赎回的,需缴纳3%的赎回费。盈利超20%以后,酌情确立开放赎回日(一般一周以内)。

2006年9月至2006年11月,任文山州委常委、宣传部长、富宁县委书记;

1992年4月至1996年3月,任共青团文山州委办公室副主任;

法院认为,闫超强、王剑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该委托理财关系无效均存在过错。一方面,闫超强作为一名股民,知晓股票买卖存在较大风险,但出于对王剑身份的考量,就将资金交由王剑进行操作,闫超强本人就其委托王剑炒股后产生的亏损存在过错;另一方面,王剑在明知其自身作为证券从业人员不允许代客理财的情况下,接受闫超强委托进行炒股并与闫超强约定保底,同样存在过错。

最终,法院认为,该基金协议违反相关法规,相关人员也不具备私募管理人资格,未对投资人是否属于合格投资者进行必要审查……原告被告对该委托理财关系无效均存在过错。一场“私募”基金纠纷落下帷幕。

但是,这只基金成立时已经是牛市最高点了,随后几波股灾侵袭而来,可想而知,在市场的跌宕起伏中,基金和投资人的命运会如何。

2001年7月至2002年12月,任富宁县委副书记、县长;

一位老班长改变了他。上山第二年,那位班长退伍,临走前拉着杨力把每一个天线点细细检查了一番,边走边交待注意事项,整整说了半天。

黄智坚在湛江见过军舰,但从没上去过。成为海军后,有亲戚朋友不解,笑着调侃他:“去山里做海军,连舰艇都没碰过吗?”

私募管理人可收30%业绩报酬

如今,黄智坚总结出一套有效的“行走办法”。“用脚后跟在冰面踩出一个坑,可以防滑。”这个被晒得皮肤黝黑的南方95后小伙站起身演示,翘起脚尖往土地里狠狠跺下去,跺出一个脚印。

截至到今年4月14日,这只基金的资产降至9.26万元,较最初的资产缩水了96%。

1999年7月至2001年7月,任丘北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

后来,这个基金的事情始终没有解决,闫超强等投资人也将王剑告上了法庭。2019年12月,这些投资人就王剑涉嫌违规代客理财事宜向王剑所在证券公司反映情况,后来银泰证券在当月将王剑辞退。

到了2015年9月1日,闫超强等8名投资者又与王薇签订《弘益合作第二期基金续期补充协议》,内容为:因第二期基金重仓股停盘复盘后无法及时出局,导致第二期跌破清盘线。为了基金持有人的共同利益,经全体基金持有人集体协商达成以下补充协议。

同时,经济双循环背景下,消费升级成为行业巨头争夺的制高点,也蕴含投资机会。五牛控股私募股权投资事业部执行董事王雅芸代表五牛控股受邀参加了网易新能量行业峰会,并在峰会上分享投资机构关于消费升级领域的投资机会。王雅芸表示,面对内外双循环的新形势,投资机构应当认识到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对中国制造模式和格局的深刻改变,把握好内循环战略启动带来14亿人口消费力的绝佳机遇,推动产业提质增效,激发企业转型动能,促进实体经济向更好更快方向发展。

他们的谈话,席间王剑多次表示“反正这个钱自始至终既然答应这个事就从来没想赖这个事”“我想给大家解释的就是第一个问题就是所有的操作上来讲肯定是失误连连”“我是想来最实在的,把钱还给大家,如果还不了的话我把房证押给你”“如果是你自己炒股那亏了没办法,毕竟这个钱是我拿过来做,那我亏了你们找到我,话说回来,如果我不以操作人的角度来说,那我投钱最多我也想找,我也很理解”“我就是给你签个条,我认这个钱的亏损”。

另外,一审法院也认为,关于闫超强与王薇签订的《弘益合作基金协议》、《弘益合作第二期基金续期补充协议》的效力。该两份协议中,明确约定亏损超过30%部分,超出部分由管理人补足,实质上属于委托理财中的保底条款。在众所周知存有高风险、不存在绝对只赢不亏情形的证券市场,通过所谓意思自治的法律安排将投资风险分配给受托人,不仅有悖委托代理制度的法律规定,也有违民商法的公平原则,更是违背市场基本规律。由此该保本约定应属无效。合同无效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王剑承担。

谈及物联网及数字新基建,五牛控股私募股权事业部投资总监曲建强在2020世界物联网博览会创新成果发布会暨中国企业战略投资峰会上表示,新型信息基础设施、新型融合基础设施以及新型创新基础设施将赋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催生新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新制造’,如工厂的智能化改造、弹性供应链打造、网络化协同等。他认为,在此背景下,工业互联网、5G、人工智能、数据中心等新基建无疑将发挥“头雁效应”。

2014年年初,黄智坚在南北山过的第一个冬天就遇上了天线裹冰。天线因重量增加垂下来,擦过树梢,随时可能燃起火星。

作为综合型投资管理和金融咨询服务机构,五牛控股在股权投资领域深耕医疗健康、消费升级以及科技创新三大赛道,在数字科技领域投资了美团点评、京东数科、滴滴、LYFT等知名项目;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了微创心通、博圣生物、迈瑞医疗、万里云、碧莲盛、HYCOR、微创骨科等优秀公司;并携手中金资本、德同资本、济峰资本积极发挥投资机构的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助推器”、优化资源配置“催化剂”以及实体经济发展“稳定器”重要作用。未来,公司将继续肩负起以产业报国、以实业强国的重任,落实金融助力实体经济发展的时代担当,为代表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创新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动力。

张俊毅至今能回想起那个场景,山谷和密林就在脚底下,不能低头看,“看一眼就腿软。”“当时我就想,如果牺牲了能不能评个烈士。”如今他笑着回忆说。

聚焦新型赛道  挖掘“转型升级”新机遇  

“这就是传承,一代人影响下一代人,心甘情愿地守在这里。”张俊毅明白这种感受。初来南北山时,内陆地区长大的他抱怨看不到海。老班长张顺祥指着天线告诉他,这里直通远海大洋,“没有我们,军舰去不到海上。”

1996年3月至1997年12月,任文山州纪委办公室副主任;

亏损超30%部分管理人补足

“我们维护天线,确保能够‘传令千里之外’,但其实远洋的舰艇并不知道信号从何而来。和舰艇上的战友不一样,我们在大山深处当海军。”在分队服役时间最长的班长张俊毅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海洋遥远而陌生,却让他们魂牵梦萦。

另外,基金清算条款为两条:时间上为最长一年。2016年9.1为最后清算日。但基金恢复到基础市值可提前清算。第二条基金清算时,亏损超过30%部分。超出部分由管理人补足。

在内、外双循环的双重作用之下,我国的产业发展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变革。国内亟需拉动内需形成产业循环,其中便离不开创新型企业的成长壮大。股权投资基金将主要承担创新型企业价值的发现者和企业发展“催化剂”的新使命,帮助创业企业指明发展方向、补足业务短板、引进高端人才、完善组织管理,加速实现底层突破。

供应链金融近年来受到国家层面多项政策鼓励,是我国融资结构改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中小企业的重要抓手。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各产业链生态带来深刻影响和挑战,同时也凸显了供应链金融支持产业链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价值,给行业生态链打造、科技赋能提出了更高要求。未来,五牛还将继续通过产品创新,提升业务科技服务水平,以优秀的投资管理能力,精准服务产业链、供应链完整稳定,提升整体运行效率,促进产业良性循环和优化布局,助力实体经济发展,营造共生共荣的经济发展新生态,成为实体经济全生命周期发展的忠实伙伴。

两年前,南北山官兵的坚守与奉献终于得到来自大海的回应。一名在舰艇上服役的班长前来交流学习,他动情地说:“每次在海上孤零零飘着,收到你们的消息都像吃了颗定心丸,觉得特别安心。”

黄智坚遇到过最紧急的特情发生在2018年。他清晰地记得那是1月4日深夜1点,他从睡梦中被电话铃声惊醒,收到山下大队的消息,通知某号天线可能断裂,需要立刻检查确认。

2006年3月至2006年9月,任文山州委常委、富宁县委书记;

“事无巨细,就像妈妈一样唠叨。他把这些托付给我,我答应他会守下去,让他放心。”杨力被触动了,他感到一种“坚守的责任”。那天之后,他决定转士官留下,“守好远方的海”。

根据法律文书网站公布的“闫超强诉王剑、王薇、邵佩华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相关信息,基金君大概来讲一下这个事情。

来自广东湛江的中士黄智坚来到南北山后,第一次见到冰雪。“景色很美,但体验感不好。”黄智坚笑着说,下雪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担心天线受冻,裹上大衣冲出门,地面结了冰,整个人都会不受控制地往前滑。

在吃饭过程中,闫超强还问王剑“我40万还有多少”,王剑回答“四七二十八”。

最终,这个案子经过一审、二审,结果是:被告王剑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闫超强损失280000元及资金占用利息。

讲完了这个基金投资失败的案例,我们来看看法院是如何认定、判决的。有一些内容比较值得关注,基金君来讲一讲。

但任务当前,天线必须找到。张俊毅和战友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咬牙大喊一声:“走!”他们蹲下来,将后背紧紧靠在石壁上,一点点蹭着向下挪去。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资本市场对于优化资源配置,推动科技、资本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具有枢纽作用,在促进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方面具有重大作用,是构建“双循环”的关键抓手。

那天,平时三四十分钟走完的路,黄智坚和战友们走了两个多小时。等再回到宿舍时,黄智坚打着哆嗦,大衣里的衣服全被汗湿透了。

操作失误连连,基金“无力回天”,后来营业部老总就在饭局上跟投资人签了个总借条,还说“如果还不了的话我把房证押给你”。

2002年12月至2006年3月,任富宁县委书记;

二是该基金说,经共同协商,自愿将资金自行汇入集体商定的指定账户。这个集体账户,是以邵佩华个人姓名开的。

1991年1月至1992年4月,在马关县检察院工作;

之后王剑向包括闫超强在内的9名基金投资人书写了一张总借条,写明“今收到宋彩云现金柒万元整,闫超强贰拾捌万元整……,借款人王剑”,借条下方王剑还书写了“在本人有足够经济能力偿还前,任何人不能以此借条起诉生事等行为”。借条上载明的数额为各投资人最初投资比例的70%,该借条现由其中一人保管。

50多年前,海军参谋部某保障大队某台在这里成立,一根根数千米长的天线,被横架在两座南北走向、相对而立的大山之间。如今,该台南北山分队的官兵们驻扎在山巅,守护着这条通信命脉,保障一条条电波传送至驰骋远海大洋的舰艇。

天线在第二天下午被找到,这次特情处置也成了分队历史上一次“大事件”。官兵们用“玩儿命”的勇气证明,“山里的海军同样可以上‘战场’”。

如今,我国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的时期,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在而在突发新冠疫情之下,不仅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前景和投资价值更为凸显,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需求也得到了进一步激活和释放,数字新基建的基础支撑作用愈发明显。

11月,五牛控股私募股权事业部执行董事王海挺受邀参加了中国创投行业发展(成都)论坛。在与与会嘉宾的讨论中,王海挺介绍,五牛主要采取母基金和直投基金互补的配置策略,例如在医疗领域,五牛的母基金倾向早期投资,直投基金倾向中后期;母基金以生物医药、DNA相关项目为主,直投基金以医疗器械为主。在形成互补同时,母基金和直投基金还能通过合投的方式产生互动,有效推动公司业务整体向前。

近日,五牛控股贸易金融部董事总经理台增宝代表五牛参加了山东省2020中国产业•资本对接大会,谈及五牛赋能实体经济的经验,台增宝表示,五牛控股秉承“以核心企业为出发点选取上下游合作商”的原则,立足应收类供应链金融业务,积极探索预付和存货方向,通过对世界500强、大型央国企以及行业龙头企业为核心的产业链进行梳理,借助应收账款、预付款、存货融资等方式,为上下游企业提供增信,帮助配套中小微企业改善信用预期,系统性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的整体竞争优势。

好在冬天没有毒蛇出没,黄智坚只需担心不要滑倒滚下山去。路面结冰,作为班长的他走在最前面,到了最难走的路段,他用嘴咬住手电筒,手脚并用爬过去,再让战友踩着他的脚印通过。

张俊毅随后加入了这次特情处置。当天天亮后,他和几个战友徒步向山林进发,寻找断裂垂落的半截天线。

2006年11月至2009年10月,任文山州委常委、宣传部长;

赋能实体经济  营造“共生共荣”新生态  

南北山分队战士维修通信线路。葛恺悦/摄

途中,他们遇到过一处近乎垂直的山崖,除了爬下去没有其他路可走。那时张俊毅的孩子刚出生几个月,这位年轻的父亲看着陡峭的悬崖,头一次感到有些害怕。

当时这只基金约定了一系列条款,令人称奇。一是该基金的认购门槛,以伍万元为最低认购单位;以壹万元为单位递增认购。

比起想象中的海风和海浪,南北山分队官兵更熟悉的是山中的云海。

五是该基金的强制清算条款,基金净值亏损超过30%为强制清算线。

分队官兵最喜欢一首名为《心如大海》的歌,其中一句歌词写道:“这里没有海水托起太阳,这里没有海风吹圆月亮……只有蓝白相间的海魂衫,抒发我们对大海的联想。”

基金运行5年资产缩水96%

1988年7月至1988年9月,在马关县马白镇中心小学任教;

三是该基金的管理费用,只有浮动管理费,采取绝对收益提成法,管理人收取30%的业绩报酬作为管理费用。该费用的提取方法是产品净值在创历史新高后,提取创新高部分的30%,作为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激励,这部分费用从信托资产中直接扣除。提取时间为每一个超过历史新高20%的时间点。

夏季的湘西潮湿闷热,溧水支流穿过,整个山谷被笼罩在白茫茫的雾气中。天线隐没进云层看不清,支撑塔立在悬崖边,巡线时必须“小心再小心,仔细再仔细”。

这里悬崖陡峭,丛林茂密,山峰一座接着一座。最近的海岸线距离这里超过1000公里,独特的砂岩地貌与连绵不尽的绿树是山中仅有的风景。

而在S基金方面,王海挺指出,S基金的成功运作离不开管理人成功和丰富的直投经验,同时S交易的机会需要覆盖一级市场优质资产的信息流去捕获,因此母基金管理人具备天然优势。而形成标准化、可分割、能够透明化公开报价的交易市场尚需政府、机构、股交平台以及行业各方的共同努力。

很少有人知道,湘西群山深处驻扎着一支海军部队。

响应新时代呼唤,推动高质量发展,五牛控股持续关注各地的创新成果产业化、产业链关键环节提升和新旧动能转换等重点领域优质项目。同时,为响应政府号召,继续发挥在供应链金融、股权投资等业务领域的资源优势,五牛控股投研团队马不停蹄地赴山东、四川等多地参与产业与资本的对接大会,支持各地实体经济发展。

牛市高点营业部老总和投资人攒了个基金

这句话成了分队官兵们最自豪的事。每每和人提起,他们都争先恐后地“炫耀”,那位班长还把一瓶山里的泉水带到了军舰上,跟随战舰远航。

“我们就像舰艇的眼睛,到了远海,我们的信号就是指引他们一举一动的方向,所以绝不能出差错。”张俊毅说,这是一代代南北山官兵的共识:务必守好通信阵地。

1997年12月至1999年7月,任丘北县纪委书记;

该基金名义上的管理人是王薇,值得注意的是,王薇也投了25万元,但该基金实际的操作人是时任银泰证券徐州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总经理的王剑。

冬天巡线更困难些。大雪封山时,山顶气温低,天线容易裹冰发生故障。平时一周巡线两次,这时必须每天检查。

投资人闫超强在其中也谈到“如果大家不坐一起事就大了,大不了两败俱伤,王剑失去平台,我们十几个人信誉度没了,在徐州发展都成问题”“王薇的事就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她了”“王剑你得稳着点,不稳不管,不能一赌再赌,要改变思路,得把握”。

黄智坚爬上旁边的一棵树,一只手抱住树干,一只手挥舞砍刀,砍断与天线接触的树枝。20多分钟的时间里,冷风吹得他快要冻僵。在他身下,是几十米深看不见底的悬崖。

原本,杨力向往的是海军陆战队。他渴望枪林弹雨的部队生活,2009年下连队时,他坐车进山,“越走越绝望”。

“丛林里什么都可能发生,每一次巡线都是在‘拓荒’。”杨俊毅解释说,有时一段路几天前刚刚走过,几天后就被杂草和滚石吞没。

具体来看,补充协议将原先基金条款第四条、基金强制清算条款,修改为:本期基金目前超过前期强平线,但不进行强平清算,基金继续维持运作。等待基金净值回复,时间周期最长为一年,期间还是由基金管理人进行操作。

在2015年6月A股牛市最疯狂之际,闫超强等15名投资人签订了《弘益合作基金协议》,总共投资了245.04万元。

这次基金的集体账户调整到了以刘正刚的个人姓名开的账户。

二审法院认为,《弘益合作基金协议》违反相关法规,扰乱证券市场秩序、危害金融市场安全,构成违背公序良俗。

“到海军谁不想上舰艇?在山里一点也不威风!”杨力记得,下连的第二年他上南山班,大年初二的晚上水管坏了。他和战友们抢修到深夜两点,正巧看到很远的县城上空在放烟花。站在寂静的山间,杨力感到格外落寞,心中怨道:“老子怎么当兵到了这么个破地方。”

如此,形势就比较严峻了。到了2018年3月28日,该基金的实际操盘人王剑跟闫超强等9名投资人一起吃了个饭,谈了谈基金的事情,还签了个借条。

大队组织全体新下连战士参加“走南北山路,践南北山魂”主题团日活动。秦亚洲/摄

比如该基金当初在条款中写到给私募基金管理人30%的业绩报酬作为激励,也就是说该基金的性质似乎是属于“私募”产品。但是,在关于《弘益合作基金协议》的效力问题上,二审法院指出,无论上述协议约定的管理人王薇还是实际操作人王剑,均不具备私募基金的管理人资格,未对闫超强是否属于合格投资者进行必要的审查,未对涉案基金依法依规进行登记备案,也未按照上述办法的规定募集资金和投资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