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欧洲杯夺冠军现实版“高达”每个男人都想拥有的新玩具

现实版“高达”每个男人都想拥有的新玩具

“掉血,我死了。”在深圳前海梦工场创业园的办公室中,招俊健一边来回快速踱步,一边挥动着手臂;而在地面上,一个红色的机甲机器人和他做着同样的动作。不幸的是,他操控的机器人被对手放倒,一旁的手机屏幕显示着战绩2:5。

有技术还不够,还要懂玩家心理

工匠社刚发布的第三代格斗竞技机器人与前两代机器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机器人可以与人的姿态实现同步,并且可以拆解,玩家操控的时候会爽很多。在招健俊看来,这是一个垂直模式,肯定需要一代一代不断地积累技术。“就像大疆做无人机一样,航拍机做完,然后做工业用、监测用的无人机,这是技术的延伸和积累,没有第一代做不出第二代,没有第二代也做不出第三代,未来长达5—10年,机器人行业要做‘专’,可能要1、2个品类”。

2017年11月,工匠社还拿到了腾讯的A轮融资。虽然说机器人的毛利率很低,但获得腾讯的投资招俊健也不觉得意外。“实体的格斗机器人是一种线下竞技,本质上是以技术服务人类的竞技欲望。而腾讯作为众多竞技类游戏的开发者,对竞技的魅力与逻辑无疑最为理解。”

“想象一下,在线下操控着自己喜欢的王者英雄去参加竞技比赛是什么感觉?”招俊健说。

“玩家都很在乎输赢的,这是竞技的乐趣所在,工匠社拥有稳定可靠的电子判定系统,玩的过程中,我可以通过“血量”来判断我所处的情况;另外工匠社的机器人是可以自己组装,自己DIY外壳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与赛车爱好者的心理有点类似。”

“在格斗机器人领域,目前拥有上千万粉丝。”招俊健介绍说,在他看来,格斗机器人赛事是一个全新的线下竞技赛道,它的市场可能比NBA还大,“NBA有多大的经济价值,100年前发明篮球的时候看不见。格斗机器人未来有更大的潜力,因为它是一个技术产物,是人类竞技欲望的替身。”

今年二月,工匠社和王者荣耀团队做了一个手办改装的活动,将机器人做成鲁班的形象,让鲁班能够360度旋转+高移速。这个改装并不简单,既要保证机器人的科幻风格,又要体现出鲁班的特色,工匠社的设计师们重新设计了鲁班的机械形象,再3D打印出每个部件,前后共制作了上千个配件。

工匠社团队之所以投入这么多精力去做这个市场活动,是因为看到了其背后的价值。鲁班机器人的文章一经王者荣耀的官方微信发布,就迅速获得了10万+的阅读量,这让工匠社触达到广泛的目标受众。

美国如今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如果是和俄罗斯全面开战,双方不动用核武器的话,想要短时间结束这场战争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势必是一场消耗战,而消耗战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最不可选的,这只会让一个国家的经济倒退,哪怕是美国最后赢得了胜利,那损失也不是美国愿意承受的,因此美国才不会和俄罗斯彻底的撕开脸皮。

在邮电28看来,“技术并不是工匠社在市场上受玩家欢迎的唯一因素,工匠社对技术深度的使用很得当,把控很到位,但最关键的是它高度满足了玩家的心理需求,“招俊健从事游戏策划出身,他知道我们玩家要什么。”

“仅是产品本身还不够,它和改装、拼装、竞技比赛,看动画,应该

全世界最懂竞技的是腾讯

是整个链条。那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谁最懂竞技?”招俊健反问道。

“通过加入腾讯AI加速器,我此前所有的诉求都实现了” 招俊健说,“其实从课程中,还得到了意外收获。”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周宏琪教授过来讲了一堂关于“谈判技巧”的课,大致内容是通过怎么样的谈判设计,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让三方都收益。招俊健用“开窍了”来形容自己听课后醍醐灌顶的感觉,“还好我没翘课,否则我可能会损失好几个订单。”他笑称。

工匠社最新一代格斗竞技机器人

鲁班X 工匠社机器人

怎样才能让摆在桌上的拿着武器的高达、变形金刚像电影中一样格斗?这是招俊健从青春期就开始思考的事。直到28岁,他也没能在市面上找到这样的机器人玩具。而此时已经历过一次创业的他,决定自己来试一试。

工匠社的商业模式是产品、IP、竞技赛事三环。在IP和竞技赛事的探索上,招俊健认为工匠社和腾讯合作的想象空间很大。于是,他加入到腾讯孵化AI创业者的加速器,想透过这个窗口深入了解腾讯内部,这个从他做竞技机器人那天起,就视为最大合作伙伴的公司。

美俄经常是在一些国家扶持自己的势力,虽然他们自己不正面交锋,但是自己所扶持的势力却火拼的十分激烈。俄罗斯面对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躲着才对,但是让人奇怪的是,俄罗斯从不躲避,相反还主动的招惹美国。

在近代史上人类一共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其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就是二战,然而自从二战以后,世界相对趋于和平的状态,只有少数的小国还在继续的爆发战争。然而我们发现这些小国之所以经常爆发战争,这其中和某些大国有着很大的关系。

AI技术让机器人实现格斗

“任何的IP其实都可以在机器人上呈现,但我们最想合作的肯定是王者,要知道王者每个英雄背后都是千万级的粉丝,并且与我们的受众高度重合。他们喜欢竞技游戏,也喜欢机甲,消费能力也相似。” 招俊健说,4月25号,工匠社就会发布王者版的格斗机器人。

很多人都十分的不解,美国的军事力量比俄罗斯强大很多,为何美国却不敢和俄罗斯撕破脸皮呢?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因为俄罗斯核武器的关系,其实并非如此,核武器并不是关键,英国专家表示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美国自身。

“这是我们研发的第三代格斗机器人,很快会面市,” 招俊健介绍说,“它可以满足12vs12对战,到时我们的粉丝肯定会激动。”在日本动漫和美国机甲文化喂养中长大的85后招俊健,是一个重度机甲迷,他想实现科幻电影《环太平洋》中人机合一的体验。2015年,他开始研发格斗竞技机器人,并创办了公司——工匠社。

“工匠社另外一个能打开市场的原因是把成本控制得很好,你看国外的格斗机器人,比如美国一个设计团队 Limitless IQ 研发的一款名为Super Anthony(超级安东尼)的机器人,它玩起来很燃,但太贵了,在网上的众筹价接近万元,普通消费者接受不了。”

“当然是腾讯。你看《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堡垒之夜》、《QQ飞车》,哪一款不是竞技?”

工匠社二代机器人GEIO

邮电28从十年前就开始玩机器人,14年投入到机器人格斗的领域。这位90后头号玩家,大学时期曾把自己的宿舍打造成机器人实验室,夜以继日地研究。在哔哩哔哩上,他是机器人小众垂直领域的KOL,拥有5W粉丝。

接下来的一个技术难点在于,如何让高度只有14厘米、体积较小的机器人实现快速锁敌、调整朝向?在这个问题上,工匠社在AI系统中采用了低功耗的视觉识别。这个功能让操作者能够在操作过程中通过机器人的眼睛,获得同步的竞技体验和发射体验。

在深圳这块高科技创业热土上,招俊健很快找到了能够实现机器人格斗竞技功能的技术人才。“机器人识别自己的主人、队友以及对方敌人的身份,并自主发起攻击,这些都需要通过AI来完成。工匠社机器人通过配备AI系统来实现物与物、物与人之间的识别。招健俊说,这在10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这与近几年AI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另外,嵌入式技术的发展,可以使得小型机器人成为商品。

而从去年开始,这项源自美国文化的游戏在国内开始风靡,FMB 、KOB等各类机器人格斗赛事接连上演,《机器人争霸》、《这就是铁甲》这类机器人格斗竞技网综节目的出现,节目中明星操控机器人打斗迸发的快感、机油气味弥漫的竞技氛围,更是点燃了观众对这项赛事的热情。